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幼儿园保姆被指投毒男童致其死亡

时间:2016-04-26 14:40来源:http://im56.cn 作者:宁乡物流管理中心 点击:
钱仁凤无罪释放后,抱住亲人嚎啕大哭。C FP图片 啪,随着法槌响起,再审判决落定。无罪! 13年前,17岁的幼儿园保姆钱仁凤,被指控在饭菜中投放毒鼠强毒死一男童,被判无期徒刑。 钱仁凤始终不明白,自己为何莫名被定了罪名。她一路喊着冤,一路被送进了监狱
钱仁凤无罪释放后,抱住亲人嚎啕大哭。C FP图片
 
“啪”,随着法槌响起,再审判决落定。无罪!
 
13年前,17岁的幼儿园保姆钱仁凤,被指控在饭菜中投放毒鼠强毒死一男童,被判无期徒刑。
 
钱仁凤始终不明白,自己为何莫名被定了罪名。她一路喊着冤,一路被送进了监狱。然而没有信任,没有同情。一切只有她自己。
 
从17岁到31岁,监狱中的她,一直在试图解开这个命题——— 我是被冤枉的。
 
只有小学文化的钱仁凤,在监狱里读《卡耐基成功学》,相信自己是个勇敢的人。她自己动手,历时五年写成第一封申诉书,尽管这封申诉书投进监狱信箱后石沉大海。
 
等待13年,她最终等到了无罪判决。
 
招供
 
读完五年级,钱仁凤就辍学了。家里贫穷,女孩子家,也没指望能读出一片广阔未来,她只希望早点赚钱养家。
 
这一年,她16岁,走出云南巧家县的大山,到县城给人带孩子。在结识了星蕊宝宝园幼儿园园长朱梅后,去幼儿园当了保姆。一个月100元工资,一个月后园长给她涨了50元。她很能干。
 
然后悲剧突如其来地降临。有人在幼儿园孩子的饭菜里投放了毒鼠强,一个两岁男童死亡。
 
负责做饭的保姆钱仁凤,被警方列为投毒案嫌疑人。
 
审讯进行了很多次。每一次,钱仁凤都终身难忘。
 
有一次,审讯足足进行了12小时,钱仁凤不认罪,审讯者让她在地上足足跪了七八个小时。钱仁凤记得,审讯者还脱下皮鞋,扇她的脸。最终钱仁凤全“招了”。
 
“招供”的少女钱仁凤,只知道她实在熬不住这样的折磨;可她不知道,在这样的折磨之后,还有更残酷、更漫长的折磨在等待她。
 
直到警方向她宣布逮捕决定,她才感受到更深的绝望。她大喊:“我被人害了”。
 
她的喊冤声无人在意。
 
七个月后,钱仁凤被判处无期徒刑。法官说,她未满18周岁,这是从轻处罚。
 
一审判决后,在看守所里,钱仁凤见到探监的父亲。女儿大喊冤枉。父亲说,我也不了解你,你自己干了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。
 
“你要是害了人,就应该受到惩罚,你要是没害人,我们在外面想办法。”父亲说。
 
父母一没文化二没钱,太老实,能有啥办法?钱仁凤安慰父亲,不要担心,等案子定了,我到了监狱再说。
 
案件二审,维持原判。钱仁凤还是进了监狱。
 
清白
 
审讯,审讯,审判,审判。历经折磨的钱仁凤刚进监狱时,觉得这一切都那么不真实。她甚至短暂失忆,甚至记不得父母的样貌。
 
倒是监狱里的陌生脸孔,似乎每一个人都在疑惑,这么年轻的小姑娘是咋进来的?
 
钱仁凤不愿回忆监狱的样子,只知道那个房间,来来往往换了好几拨人,有吸毒的有贩毒的有杀人的还有贪污腐败的。有的面无表情,眼神空洞,像个活死人。
 
她需要诉说,需要有人倾听。她对她们说自己无罪。有人嘲讽她,你都投毒害死了两岁的孩子,还说自己没罪。有人带着善意劝她,案子已经定了,没判死刑已经很好了,认命吧,好好改造,说不定可以减刑。
 
钱仁凤很绝望。她坚信自己无罪,是被冤枉的,但她只能认命,悔恨地过着每一天。
 
悔恨什么呢?
 
她恨自己没文化,没毅力,不懂得用法律保护自己,“不恨别人,恨谁呢,恨别人有啥用,恨别人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吗?”
 
她相信真相总会有到来的一天,但她还是恐惧。没人为她翻案,没人为她调查,甚至没人愿意相信她是清白的。
 
但毕竟得活着,苦熬着也得活着。一年365天,一天24小时,一小时3600秒,如果每一刻都痛苦,那得多难熬?监狱的生活,单调枯燥,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,钱仁凤意识到新的一天又来了,眼泪就下来了。
 
她最后打起精神,在心底给自己打气,“钱仁凤加油,相信自己是最勇敢的,再难也要坚强,无论怎样活着就是希望,再煎熬也要活下去!”
 
慢慢的,她没那么消沉了。后来,很多人问她,在监狱过得咋样,是不是天天做噩梦?钱仁凤说,我没做过噩梦,我又没做亏心事,心里坦荡得很。
 
狱中的生活按部就班。跟身边人聊得最多的,还是家乡的事,家人咋样啦?家乡变化了吗?以后出去啥打算?
 
她总在想,我出得去吗?
 
申诉
 
在狱中,钱仁凤给家里写了很多信,每封信都告诉家人,我很好,请父母放心,祝身体健康。有时候,她也不忘在信的最后说,我是冤枉的,是清白的。
 
她从来都没忘记自己是冤枉的,也无时无刻不想着翻案。
 
但她家人没有办法。案发的时候,她远在县城,父母在山里,最开始父母也不相信警方抓错了人。嘴上说冤枉,现实中毫无办法。
 
钱仁凤自己也没有办法。甚至最开始那五年,她连如何翻案都不懂。
 
在狱中,犯人们能看新闻联播,偶尔会有法制节目,当然也有电视剧和娱乐节目,还能看书。钱仁凤最喜欢看《卡耐基成功学》,最喜欢那句“靠自己去成功”。
 
有人问她,你都无期徒刑了,还想着成功?你不失败吗?她告诉自己,虽然被冤入狱,但并不失败,她要成为一个勇敢的人。
 
真正萌生申诉念头,是她看到一本书,讲一个人被冤了几年,最后找回了清白。“我就想,我也要通过法律渠道找回清白。”
 
直到她看了法律书,才终于懂得,原来自己可以写申诉书为自己伸冤。
 
于是,小学辍学的钱仁凤决定自己动手,为自己写申诉书。这是个极大的挑战,也关乎自己的命运。她反反复复打草稿,反反复复修改。
 
五年之后,钱仁凤终于写出自己的第一份申诉书。
 
她满怀期待地把这份申诉书投进了监狱信箱。日复一日地等,然而却杳无音讯。
 
高墙之内,喊冤无果。
 
直到2010年4月,钱仁凤在狱中遇到前来进行法律援助的律师杨柱。钱仁凤弯着身,曲着膝盖,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杨柱,平静而有力地说,“你一定要救我,我是冤枉的。”
 
钱仁凤问杨柱,我写出去的申诉书为什么一直没回应?一般申诉多久才能受理啊?
 
杨柱说,如果真的冤枉,你就叫家人联系我,我免费帮你。
 
钱仁凤激动不已,“这么多年,第一次有人愿意相信我,还愿意帮我。”
 
回家
 
从钱仁凤见到杨柱的那一刻开始,五年过去了,钱仁凤的命运终于改变。
 
2015年5月,云南省高院对钱仁凤案作出再审决定,认为该案“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,不充分,依法应当予以排除”。
 
钱仁凤的母亲总在电话里安慰女儿,“你没罪,总有一天会出来的。”但她没能等到女儿无罪归来的那天。就在这个5月,因病去世,临走前反复念着女儿的名字。
 
狱中的钱仁凤似乎有心理感应,那阵子不时给家里打电话。最后嫂子终究不忍心再瞒她,“现在瞒,她出来要恨我们一生。”
 
这是钱仁凤狱中最难熬的时光,情绪崩溃到了极点。她转念一想,母亲还在我身边啊,希望我好好活着,不能让活着的父亲和死去的母亲失望。她等着,出狱后给母亲磕头,烧纸,敬个孝。
 
2015年12月21日,云南省高院对钱仁凤案进行宣判,以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宣告钱仁凤无罪。
 
钱仁凤哥哥钱仁周特地从山西赶来昆明,准备和几个堂兄妹把钱仁凤接回家。
 
这天下午,蓝天白云。钱仁凤走出监狱,已然没有13年前的丰腴身材和飘飘长发。身材瘦小,蓝色的衣服衬得面庞神色黯淡。
 
她被媒体拥簇着,仰着头,手里攥着判决书,面无表情地说“谢谢”,随后转身上车,嚎啕大哭。
 
终于回到大山里的家。
 
“无数次梦到回家,就像今天这样放鞭炮。”钱仁凤说,整个家族的人都来了,几十人,尽管很多人已经不认识了。
 
大风呼啸,还是13年前的房子,只是为了申诉,养牛卖牛,养鸡卖鸡,家里什么值钱的都没有,显得更破败。
 
沉冤得雪,无罪归来。钱仁凤并没想过国家赔偿的事,也没想过真凶是谁,只是一句话,“一个人既然做错事了,就应该负担责任,小老百姓是这样,警察也是这样,自己要承担自己该负的责任,这才是公平。”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服务评价  | 诚聘英才  | 友情链接  | 联系我们  | 投诉建议
版权所有:95160商旅网